时间窗口

【巍澜】当镇魂全员读起《镇魂》 14

沈清行🐳:

捞捞ヾ(✿゚▽゚)ノ


好想吃橙酿蟹:



沈清行🐳:







阅读梗,是书版全员读《镇魂》。








前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 文章目录
























·








【……赵云澜蜷缩在沙发上,痛并快乐地打量着沈巍修长的腿,默默地咽着口水。】








赵云澜蜷缩在沈巍怀里,除了快乐还是快乐地自下而上打量着沈巍修长的脖颈,默默在心里感叹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楚恕之暗暗斜睨了旁边俩人一眼,默默地在心里槽他家领导现在的行为和着郭长城的读书声形成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映射。








简曰,不要脸。








【……他叹了口气,只要是碰见赵云澜,他叹气的频率就格外高。】








沈巍:“……唉。”








赵云澜乍一听见沈巍这么配合的“唉”了一声,霎时笑翻,差点从沈巍怀里栽出去,好久也没止住,把沈巍听的直皱眉,一个劲儿的往旁边偏头,大抵是也撑不住脸上的笑了。








赵云澜怕沈巍之后再不配合着了,为了自己以后的笑点着想,他伸手揽住沈巍的腰,在那块儿的软肉上捏了一把,沈巍下意识一闪:“再接再厉~”








祝红:“啧。”








【……沈巍随口说:“去床上把外衣脱下来。”赵云澜犹豫了一下:“脱下来怕你说我耍流氓。”】








“这难道不就是耍流氓吗?”好学桑赞适时的发表了他的见解与疑问。








“不。”好为人师林静积极指出他的不对之处,“沈老师才不觉得啊。”








桑赞点点头表示了解:“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歪过脑袋看了看旁边的汪徵。








林静很后悔:“……拒绝虐狗靴靴。”








【……沈巍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蹭了满手的冷汗,这寒冬腊月间,可想他有多难受,沈巍心里一揪,简直恨不得替他疼了,可被心疼的那混账竟然还嬉皮笑脸地耍贫嘴。……实在让人觉得浪费感情,沈巍板下脸:“都这样了还胡说八道,快脱下来躺好。”】








“浪费感情。”林静跟着重复了一遍,“沈老师怎么那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恕之故意做深沉状:“沈老师的另一面,佛曰,不可说。”








大庆细细的“喵”了一嗓子:“怎么你们的关注点都在这里?”








“……要不然呢,吃粮吗?”林静顿了顿,慢悠悠地撇了大庆一眼。








黑猫点点头表示明了。








抓除了吃粮以外的所有重点嘛。








正在读书的郭长城罕见的发表了他的疑问:“为什么我看成了,沈巍伸手摸了一下他的狗头呢……”








赵云澜:“……”








林静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赵云澜立刻一点也不矜持地扯下了他的大衣和长裤,大大咧咧地穿着露出了半个胸口的睡衣站在了沈巍面前。沈巍的脸“腾”一下就红了。赵云澜厚颜无耻地展示着自己自以为不错的身材:“可是你让我脱的。”】








“领导,你穿个睡衣就没觉得不好意思吗?”林静表现了他适度的嫌弃。








楚恕之积极帮助赵云澜回答:“脸嘛,在沈老师面前是可以不要的。”








赵云澜:“……抢答也是没有奖金的。”








【……沈巍飞快地移开目光,把枕头立在床头,蜷成一团的被子摊开:“喝水的杯子给我,我去给你倒……赵云澜,你怎么光着脚!”】








“沈老师内心简直想骂人。”林静又开始笑,“我错了,我真的觉得这个时期的沈老师好好笑。”








黑猫弱弱的附和:“我居然也奇妙的这么觉得。”








赵云澜朝天翻了个白眼,果断拆他们台:“放屁,那时候都是谁每天被他吓的不得了的。”








沈巍伸手摸了摸他脑袋上的那撮毛,眼神里居然带着点莫名的欣慰。








【……他没能接着说下去,因为沈巍用手攥住了他的脚,那人的手虽然冰冷,却总比他冻得发麻的脚温度高,赵云澜吃了一惊,本能地往回一缩,却被沈巍重重地握住,手指在他脚下的穴位上用力按了起来。】








“完了,领导要疼死了。”大庆说,“特调局局长赵云澜,究竟能不能在心上人面前保持住形象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赵云澜觉得这猫怕不是被人掉包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口气太过亲昵,立刻低下头闭了嘴。】








赵云澜“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他抬眸瞅了沈巍一眼,眼里全是愉悦。








【……赵云澜一双脚让沈巍捏得几乎快没有了知觉,为了维持形象,还没敢鬼哭狼嚎地骂娘,只好死死地憋着,用扭曲的表情假装着斯文,直到神奇地感觉到了脚下升起了一点暖意,才被沈巍塞进被子里。】








沈巍其实知道当时赵云澜是憋着没叫出来,当时觉得没什么,他一心全放在了那人冻得发青的脚上。可是这会儿由别人的嘴读出来,他再带着点儿一切尘埃落定后的平和淡然,居然觉得有些好笑。








于是他就极淡极淡的弯了弯唇。








一直盯着他的赵云澜自然是看见了,心里蓦地升起一种满足感。








刚想说自己猜对了的大庆看到这一幕默默地闭上了嘴。








【……赵云澜的睡衣实在是符合他个人风格的骚包,总共那么几粒扣子,领子一路开到胸骨下,他按着左腹,睡衣领口一歪,就隐约可见下面漂亮的腹肌。】








楚恕之:“求沈老师当时的心里经历了一番怎样的斗争。”








林静跟着:“沈老师作为一个中文系教授,自然要运用好自己的工作职能。希望能详细描写当时的心境。鼓掌!”然后自己噼里啪啦拍了一通。








被大庆带着一言难尽的眼神看了一眼。








【……沈巍险些没能压住火,他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尽量压低了声音,以便不显得太愤怒:“你每天就是这么过的?”】








楚恕之:“沈老师: 媳妇儿不让人省心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特调处大师课堂开课啦,媳妇儿哭闹老不好,怎么办呢,用特调处大师秘诀之扔到床上那啥一顿就好了。”林静继续给自己捧场。








自带小葵花的音效,很震撼了。








【……他终于感觉自己快被赵云澜气死了,撑在冰箱门上的手背跳出了快乐的小青筋,厚重的冰箱门被他掐得“嘎吱”一声轻响。】








“快乐的小青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庆笑出了一连串的“喵”,“快乐源泉。”








“我是一条小青筋小青筋~”林静用小青龙的调子哼了出来,逗得众人笑个不停。








赵云澜突然觉得人生圆满。








下一个终于到了一直不老实的林静,他早就摩拳擦掌等待了。
























【TBC】








是定时,我现在还在上课1551








dbq因为从开学要一直连着上到中秋,每天码字时间也就不到十分钟,所以两星期才写了这么多( ‘-ωก̀ )等我中秋放假了一定大粗长!!!到时候新连载也会开!(大概)





[朱白/BDSM] Out of Character/失格 chap3

写的都是假的:

Dont ever relate the following crap to real people


OOC,XJB写,禁止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傻逼


↑ 看完上面两行字,再大声念一遍我ID ↑


*小学生写作,随便看看


前文:1 2




3


十一点过半,晚会差不多到了该收尾的时候,酒杯也开始见底。宾客们陆陆续续地离席,而白宇却被朱一龙捉住肩膀堵在酒店后门不远处的窄道里。


方才的那番话他圆得大概不属于达标,老老实实将事情经过起承转合全盘托出后,再问他感想,白宇便答复,还行吧。有机会可能会试试看,丰富下人生体验也不赖嘛……因为知道对方是圈内人,青年尽量包容地把话说得委婉。却不知是哪个字符或意群的错误使用激怒到对方,朱一龙原本还算自若的表情有瞬间的停滞,接着便只字不语扯过白宇的手腕,演变成眼前的画面——


 


没有星子的晚空是块纯粹的暗黑绸缎,时间点在将近午夜,地点是无人问津的陌生场所。人物有二,朱一龙和他。剧情则是朱一龙压制着他,他手无缚鸡之力,任由朱一龙摁在硌背的冰凉墙面前。主语宾语的顺序无所谓,总之,当几米之外的街道上还交错着霓虹和车胎和沥青的打磨时,白宇刚从半场差强人意的酒宴中匆匆抽身逃离,却又被困在这狭隘的窘境,周身迎接着来自前合作对象,常年无联系的微信好友,那迫命般平静得波涛暗涌的审视。


朱老师?青年试探性地努嘴,他被长久的凝视弄得有些慌神,见朱一龙仍不做反应,头脑一热,念出句风马牛不相及的句子,“你喝酒了,龙哥。”


嗯。


你,你助理怎么没跟来啊。


嗯。


龙哥,你把我拽疼了……唔。


白宇,听见抽气声后,他才后知后觉般堪堪放过眼前人被捏得红里泛烫的关节,拇指挨上颧骨位置,顺着轮廓线摸到下颚。为了新戏,白宇将下巴尖处蓄了许久的刺都剃干净了,这会儿倒有几分ZH刚进组时的模样,没有过度化妆品遮挡的脸清清爽爽的,又生涩。未经霜雨,像朵含苞待放又迫不及待盼望着被人采撷的柔弱花骨。他摸得很细,很稳,很慢。也许是受环境的影响,又或许是因为晚餐时的酒,朱一龙的力度有些失控,眼睛却是极亮的,沉在千尺寒潭下的黑曜石动了动,荡起的水波层层叠叠了又影影绰绰,丁点儿零星的亮都能燃得白宇喉头干渴。


“你说你,想尝试?”


啊,什么?


你不知道——话题才冒出个头,却没再继续说下去,朱一龙语气像道浅灰,眼底仍带有些阴鸷的影子,因为窄巷里光线昏暗,被压制的一方也分不清那些晦暗到底算不算是怨气。“哥,别闹了。”口里绵绵飘出来这话后,白宇便不敢再吱声了。他是真不知道,不知道对方这大晚上有家不回,更不知道如此莫名其妙把自个堵在小巷子里是什么意思。却又明白这样喊准没错,朱一龙对自己这种软下身段后的妥协最没辙,一如从前他们营业“兄弟情”的那段日子里:“龙哥”,“哥”,“哥哥”,一声声刻意压着音色腻味地唤,过分的时候甚至还能在不足五十字的短语里重复两回,他可没少讨得“朱一龙小老弟”的名号的便宜。


果然,眼里波纹微微晃动,经久的沉默后,男人终于又开口。


“你今天是戴了羽毛来的,小白。”


 


许久没出现的昵称让白宇脊背微颤,朱一龙不动声色捏起那件饰品,用手指轻轻抚摸,勾起的金属长链晃动着碰到裸露在外的锁骨。冰凉酥麻的细腻触感仿佛被蛇信子反复舔过,尾椎间的骨头们排挤成一队咯咯作响,他将肩膀收起来,曲腰,突出肩下的蝴蝶骨,明明比对方要高上几公分却总会不自觉地瑟缩。白宇将自己团成防御的姿态,而面前的男人却像是想通了什么般,抬臂拨开青年散下的几缕刘海,突然笑了笑,态度轻柔许多,没关系,我教你。


玉面阎罗唇角微弯,拉起道优雅的弧。


如果你真的想懂,这些我都能手把手地教会给你。


……


 


落地窗外是大片的夜景,白宇赤着脚踝,踩过厚实的绒面地毯,视线浮在扑朔迷离的城市夜景前,发起呆。透明的玻璃隔开那些嬉笑骂闹,刺耳的尖叫,目眩的光,人类的贪欲无穷无止,是这个冷漠城市每日都要上演千百万回的靡靡之音。恍恍惚惚,脑海里思绪杂乱无章,丝丝绕绕纠缠着关于朱一龙所谓的“教”的定义。他来得仓促,只在草率通知完助理今晚自己有事后,就浑浑噩噩地被捏着后颈领上车,又懵懵懂懂踏进了对方的房间。


这显然该是对方“办事”的老地方,行政酒店顶层走廊尽头里最隐秘的房间,会员制的管理,将客户隐私做到最大程度的保护,装潢用了大量吸音材料,隔绝效果也很好。男人贴心地为他打开门的那刻,白宇依然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随至此。他呼吸频率持续变得很快,被朱一龙触碰过的部位也隐约着股抓心挠肺的微辣。


“我有两间房,年租的。”在他耳畔低语的声音很轻,却不单薄,质感醇厚像藏在橡木桶底经年累月的一滴酒,沿着耳廓润滑出绵长的湿濡。朱一龙侧过脸,交给他两个汉字的任务:“进去。”


于是他应声抬腿,迈步,魔怔一般。


 


深棕的家具,欧式风格的吊顶灯,看起来就是间普通贵气的客房,衣帽间的红木高架上刮着朱一龙脱落的外套。就在白宇发呆时,男人已经带着身温热潮气从浴室走来,敞着胸膛,浴袍是长款的,髋骨处只用一根细腰带随性地捆过,有些松垮。他从厨房取了杯水,加入少许的冰,用玻璃杯盛着,见白宇还愣愣地站在窗前,便摆摆手。“来吧,先让我们从概念开始梳理——李现都给你灌输了些什么?”


“他讲的不无道理,但也仅限于他认知里的概念和个人想法而已,所以却未必全对。”在听完青年有些词不达意,却格外复杂断续的二次陈述后,朱一龙只给出一句话的总结评价。他用宽毛巾擦去额角的水,搭在肩头,对依旧在淌水的发梢毫不在意。倒是瞥了眼紧张得掩饰不住的白宇,大概觉得十分有趣,扬起下巴:怕什么?坐,我不会吃人的。


“可李现还说……”


说什么。


“他说哥你是个控制狂。”


“你觉得我像是会为难别人的类型吗?”


白宇头摇得拨浪鼓,否定得干脆果断。




“没错,我是dom。”


但我并非性饥渴者,当然也不是什么变态。顿了顿,男人并不避讳白宇的眼睛,浓长的睫毛在眼睑间垂落几缕影子。“这只是种个人的需求与选择,和喜欢雨天,或热衷于某种甜食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为什么要替一件你不了解的事情去定性呢……朱一龙这段话说得不急不缓,指肚沿着杯沿打转,然后给出了白宇无法拒绝的答案:仅仅靠着道听途说获得的讯息是浅薄的,如果感兴趣,你就该自己去了解它。通过你的眼,你的手,你身体的每一寸。


了解……白宇咬牙,口直心快索性就将想法直接抛出,怎么了解,龙哥你教我吗?


 


我——他提起唇角笑得很轻,我可以帮助你稍微体验一下。白宇不答了,直直看着眼前的男人,目光里有不自知的缠绵:怎么帮?


“帮你净身。”


“我——我不剃毛,也不要被拷着。”见对方依然平和地没什么表情,青年才小心翼翼继续补充,“其实我也挺怕疼的。”朱一龙莞尔,“我知道,当然不会铐你的,傻瓜。”大概觉得白宇没能全面理解自己的意思,又说,你在店里所见过的那些,我现在都不会做的。


 


“不过在这之前,你应该先去洗个热水澡。”


 


TBC

8.11。贴纸真的太好用了,没脑洞也能贴的还不错